那是一種難堪的相對。
她一直羞低著頭,
給他一個接近的機會。
他沒有勇氣接近。
她掉轉身,走了。
那個時代已過去。
屬於那個時代的一切都不存在了。
那些消逝了的歲月,彷彿隔著一塊
積著灰塵的玻璃,看得到,抓不著。
他一直在懷念著過去的一切。如果他
能衝破那塊積著灰塵的玻璃,他會走回早已消逝的歲月。
| 上一頁 | 首頁 |
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