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如果多一張船票,你是否會跟我一起走。"
內斂與懷舊 ─ 花樣年華 2000 年



繼1992年的「阿飛正傳」後,王家衛再次回到他所熟悉的60年代,摒棄了前幾部作品所迷戀的瑰麗奪目的形象化處理,視覺風格回歸低調,氣氛懷舊,洗盡鉛華,但依然充滿了活力與美感,並且一掃「亞飛正傳」的頹廢與空虛,在一種含蓄而哀婉的氣氛中,重塑了泌人心脾的懷舊,可謂在自省鎘過程中更上一個高度。


此次在劇情的安排上,以最簡單的兩人關係,一個婚外情的故事為主線,但它的戲劇性不在二人情感上的抉擇及關係的遞進,而是在塑造了一種不被世俗所容的愛火,將燃未烈之際,兩個人複雜躁動的心路轉折,在相互試探,接受與拒絕過程中所流露出的微妙的反應上多著筆墨。另一方面,他呈現出了60年代所特有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,鄰居之間開放式居住,平民化生活的景象,同時揭示了在這種情況下流言蜚語與道德觀念的殺傷力,令兩位主人公對慰藉的渴望在保守的道德觀下只能是作繭自縛。


王家衛雖然依然以人物的個性作為出發點,但已經放棄了一貫依靠道具或自語式獨白的手法,靈活地通過生活細節與對白來達到所需的效果,例如片中加入的舊式詞彙,人物之間斯文有禮的舉止,男女主角親自下筆寫武俠小說,和鄰里之間歡天喜地地走研究新式的電飯鍋等情節 - 在不知不覺中,寫出了整個時代的氣氛與感覺。而梁朝偉與張曼玉沒有居住定所漂泊人身份再次與以往暗合,兩人雖然從皮包與領帶中看出各自配偶的戀情,但他們認為〝我們不會像他們一樣〞,所以只能靠真假難辦的試驗來表達自己曖昧的感情,兩人都問過沒有答案的問題,〝如果多一張船票,你(我)會不會跟我(他)一起走〞。但最後,這一層紙也沒有被衝破,所以他們注定被時代的洪流所沖散,只能把感情留在記憶深處。就像結尾所說:一個時代結束了,屬於那個時代的一切都不存在了。



『電影作品』─   
《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號》


| 影評剪輯 1 | 影評剪輯 2 |
| 電影作品1|電影作品2|電影作品3|
|深圳周刊1|深圳周刊2|深圳周刊3|
|電影評介1|電影評介2|電影評介3 |
|上一頁 |首頁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