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王家衛之欲拒迎還"


一個人總是抽煙,表明他需要提神和鎮定;一個人總是戴著墨鏡,也必定有什麼問題。那是他的交流方式,而不僅是躲避的隱藏;或者這個世界就是這樣變得虛幻的,你戴上墨鏡,別人就與你不相干了。


王家衛是一種拒絕。


所以梁朝偉、張國榮、張曼玉、林青霞和黎明,也都是一種拒絕;給死豬按摩的金城武和對著罐頭說話的金城武更是一種拒絕 - 如同一個人只選擇與充氣娃娃做愛 - 那是他拒絕任何回答和呼應,只在那兒暗爽,他享受這個。


這個當然有點曖昧,因為他的全部問題不過是有點過份顧影自憐罷了,既非徹底絕望的抵抗,亦非絕對孤傲的封閉,如同他眼前的一層墨鏡,過濾顏色,有所保留;而墨鏡之後的眼睛,自然有所寄託,有所渴望。


這有點像一個女人了,她冷豔的真相是幻想完美的征服,她的拒絕是欲拒還迎,在那兒半推半就。


這就是王家衛電影,一個化妝冷豔的女人,似乎永遠處於拒絕的狀態。但征服她-只需摘掉她的墨鏡。


附:沒有腳的鳥
從前有一只小鳥,沒有腳,拒絕著陸。它撲飛一生,只想找到傳說中的另一只沒有腳的鳥。它終於飛不動了,掉到地上,臨死之前,它看到另一只沒有腳的鳥原來是自己的影子。這個寓言送給王家衛電影中的角色,和王家衛電影的崇拜者。
『電影作品』─《十二月號二零零零年》


| 影評剪輯 1 | 影評剪輯 2 |
| 電影作品1|電影作品2|電影作品3|
|深圳周刊1|深圳周刊2|深圳周刊3|
|電影評介1|電影評介2|電影評介3 |
|上一頁 |首頁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