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家衛的《花樣年華》


此片獨特之處是它並未停留在這一表層禪釋上,王家衛在此建構了一種頗為有趣的 "戲中戲" 模式,開始了對母題的二次求索。


最突出的一個意象便是雨水。在弗洛伊德的理論中,水代表了情欲。


《花樣年華》中的空間意識則幾乎與以前的電影完全一致。一方面是私人空間不是純粹個人的,擁擠吵雜,經常處於被干擾、侵入的狀態,令其中的主人缺乏安全感。另一方面卻又是狹長的走廊,陰暗的樓梯間,給人以強烈的壓抑仄迫感。走廊、樓梯間均是性意味很濃的符號,在此化為兩人感情的發源、滋長最終被迫熄滅的地方,從激情到沉靜再到惆悵惘然,在那方小小的天地堙A他們躲不開這幾乎有些宿命的歷程。


時空觀在影片中亦體現在導演的?事方法和對物的態度上。王家衛的?事自從《春光乍洩》以來便已發生了變化,情感的多線糾葛和多角間愛的錯位被大大簡化,龐雜紛亂的結構被刪得只剩兩個中心人物。甚至連半應出場的周太太和陳先生也只以背影和聲音來演出,做成了一種缺席。


濃烈對比的色彩衝擊著我們的視野,猶如就要從銀幕上溢出來一般,美倫美奐。與之相配的是對戲劇性光效的普遍使用,整部影片鮮有白天的戲,男女主角經常身處昏暗中,非自然光的利用巧妙的把人物從黑色幕布上凸現了出來,幾乎達到了每一楨都可以入畫的效果。而在那幽幽的光下,人的感情也變得迷離起來。當然,還有那個已成為被人們一評再評之經典的三折鏡的鏡頭,確實充滿著王家衛式的才氣。


『電影評介』─   
《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號》





| 影評剪輯 1 | 影評剪輯 2 |
| 電影作品1|電影作品2|電影作品3|
|深圳周刊1|深圳周刊2|深圳周刊3|
|電影評介1|電影評介2|電影評介3 |
|上一頁 |首頁 |